微信公众号
主办单位
重庆科技学院党委学生工作部
重庆科技学院学生处
重庆科技学院武装部
学工热线:023-65029999
 

即使我离去,情永系重科

2018年06月27日 17:56  点击:[]

【供稿/电气与信息工程学院 唐晓凤】天有多蓝,我想踮起脚尖看一看;水有多清,我想俯身掬一掬。湖心湖边的奇形怪状的石头,我多想摸一摸,摸一摸它们的温度,感受一下它们的棱角。可是我不能了,我生怕现在自己的每一分钟停留都会让我在以后倍加思念母校,一晚又一个夜晚,哭的泣不成声。

大四了。没想到只不过是打了几场篮球,图书馆泡了几天就已经是四年了。在这四年里,我是他的学生,也是一名与重庆科技学院生活了四年的老邻居,我想,或许第二个身份更加贴切。

我的老邻居,我是如此的深爱他。虽然他也是一位理科生,但一步一繁华,一步就是一首诗,他是不失风度与儒雅的。曾与国学堂的朋友们在他的身旁喝茶,半壶茶,凉的或热的,都够我们几个喝上一天。这时候,他一般也会将手里的《工程电磁场》放在一旁,时而为我们扇扇风,时而插上几句。他就是这样温柔的,体贴的。

有时候我们几个倦了,就靠着他的臂膀睡去。这时候他又善意的接纳了我们。抱着我们,也陷入沉沉的睡眠。我们也会产生摩擦,有时候玩的太疯,晚上回来时他会狠狠的骂上我们几句,暗地又开上了路灯,怕我们路上看不清,一不小心就摔倒了。

总不想离开他,好像这一离开就会与他断了联系,连书信都不能捎去,连问候都会陌生。更怕的是,他会忘了我。多年以后,他还会记得那个毛头小子吗?还会记得他们曾经在绿杨阴里喝过一壶又一壶的茶,还会记得他一次又一次为他开的路灯吗?

可无论怎样,我都不会忘记他啊!四年,他见证了我的成长。

从当年那个愣头青到现在的独当一面,他见过我在无人的梅林落下的眼泪,读懂过我欲言又止的告白,理解过项目通过时啤酒里的兴奋。

朋友告诉我,“反正你还可会继续读研的额,没必要这么留恋学校。”他知道我会重新走向新的大学,却不知道它不再是我的母校。

母校,是你多年以后老却提起往事时嘴角的那一抹微笑;是你累了困了时的一个精神支柱;岁月也许会荒芜许多红尘往事,两鬓斑白会替换掉青丝三千,黑白灰三色也会逐渐代替红艳丽装。但关于你蜕变的记忆,那是如何都忘不掉。

如同一个种植在身体的苗,万物都可以浇灌它,最后成为一棵参天大树。

 

 

 

上一条:我们的重科——毕业季 下一条:春末夏初,赏花记
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