微信公众号
主办单位
重庆科技学院党委学生工作部
重庆科技学院学生处
重庆科技学院武装部
学工热线:023-65029999
 

开莲为清,落莲为尘

2018年06月13日 22:25  点击:[]

【供稿/电气与信息工程学院 电自15 唐晓凤】天还未亮,我已起床。今日觉得诸事繁多,越发不得顺畅。头疼的老毛病竟从骨子里复苏,让我连睡个好觉都难。

不如出去走走吧。父亲这样劝谏我。他是舍不得我熬夜,更加舍不得我被病痛折磨成这个样子。怎奈我码字成瘾,手根本停不下来。我应了父亲,披上一件大衣,离开了家。

离开了我的屋,我才发现外面的世界已经有很大的改变了。

路上不知名的紫色花朵已经开花了,枝头上的洋槐也开出了一只只蝴蝶模样的白色花朵。望着那些还未开放的骨朵儿,我猜想,里面蕴藏的是否就是素日里我最爱的蜂蜜。

许是出门比较早,一路上走来,并没有看见几个人。我从没想到自己居住的地方竟然可以安静到这样。它就像是一个睡着了的小孩,恬静而美好。也像是一位久久坐在小轩窗的姑娘,望着窗外的秋千,久久不言。

偶尔,周围响起沙沙的声音,接着就会有几只小脑袋出来。那些个顽皮的家伙平时怕极了我,落在我的窗边都不肯。好几次,我都在自家的窗前撒上一些小米,期待着它们的到来,开始却没有一位客人驾临。失落之余,我只好收拾了自家的小米。现在却不同,那些小家伙一点都不怕我,甚至有几只向我走来。我有些遗憾,自己今天没有带上小米。

穿过那条小路,尽头就是一片莲池。对于莲,我的喜爱有些莫名。许是因为幼时周敦颐的那篇《莲》,余独爱莲之出淤泥而不染,濯清涟而不妖。许是因为那句,“接天莲叶无穷碧,映日荷花别样红。”

此时此刻,莲似乎与他们所写的不尽相同。

天还有些时日才真正的亮,又因今天早上打了霜,那片莲池真有些看不清。莲叶若隐若现,深绿的颜色反倒重了起来,如同老年人平时身上的衣。层层的叶子在江面上叠叠的连接着,一望眼,就是一张由仙子的巧手织就的毛毯。

风吹过,清浅不失韵味的香直直的萦在鼻处。像是恍然大悟般,你突然发现你是置身在一片花的世界。莲叶动,暗香涌,叮咚萦耳。叮咚——叮咚——叮咚,一声连着一声,肥大的叶子互相牵扯,枝叶摇曳, 混在这首《二泉映月》,仿佛是一首盛大的音乐晚会。

一闪而过的白光映入眼帘,那是莲,白莲。莲的品种一直以来都很多,澳洲的粉,印度的红,埃及的蓝,可最能让人怜惜的,大概只有中国的白莲。

不喜称呼它为白莲,总觉得有什么不尽人心的地方。大多数的时间还是以青莲称呼。青莲,清浅的模样,生于一片青色中间。故取青在前,莲在后。

有没有一种花,不依靠自己的颜色媚主,不依靠自己的高贵而拒人于千里之外。大概,唯独莲。它,不染尘埃,一身洁白而来,一身洁白而去。生于水上,明明应该妖娆妩媚,却偏偏是个君子花。

采莲南塘秋,莲花过人头。低头弄莲子,莲子清如许。

莲,一生挚爱。

天亮了,我带着青莲的凉缓步回家。

上一条:大学有一段岁月,叫做孤独 下一条:启程

关闭